返回首页

   北京市欧博音响技术公司

[English]
<HOME>




2005©copyright

 
  《视听前线》08.9 一位朋友的Hi-Fi人生

Hi-Fi人生

编者按:收到一位特殊朋友的万金家书,十年发烧心路无比珍贵。玩音响、听音乐,在情在理。他的音响观:“1、音响无完美,适合自己的就是完美;2、二、三十万元以上Hi-End级音响已基本无优劣之分有,风只格之别。3、五至十万元是音响器材最优性价比区间,追求极致完美得不偿失。……我不能太自私,独享音乐之美,要把家人也带入音乐殿堂。我老婆是民歌爱好者,有一副好嗓子,女儿10岁就通过业余钢琴四级了,从配置新的器材系统开始,我就向老婆女儿灌输我的Hi-Fi观,带她们到广州的星海音乐厅、中山纪念堂、深圳的大剧院、华夏艺术中心、香港文化中心等地方欣赏音乐会,理解现场音乐、真实乐器与家用音响的区别。我说好音响等于没音响,所以我为什么着迷于改善家中音响系统,我说平常一家人听一场音乐会花费上千元,如果在家里,一个月能认真听三、四次,媲美现场表演的CD,几年下来就等于省下一套音响系统的投资了,所以买音响符合经济原则,……”独有见地,很受启发。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玩音响听音乐,而是一个充实的生活。通过音响音乐、通过《视听前线》我们与钟先生结缘,与众多追求一种脱俗的生活态度的朋友结缘。非常感谢钟先生与我们一起分享他的一段脱俗的生活情趣,期待他的下一篇美文。期待更多的朋友在这里结缘,共同分享Hi-Fi人生。

一位朋友的Hi-Fi人生

    张戈主编、黄学明编辑:
    你们好!有幸订阅贵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视听前线》这本AV杂志,产生了写点东西给你们和欧博公司老总刘朝晖先生的想法,也麻烦你们把我这封冗长拙劣的信转给刘先生,遂敝多年心愿。
    尊敬的张先生、黄先生,我虽身不由己,然一直未泯对音响音乐之追求,我不知在下半年能否续订贵刊(只允许订半年),但我会祈祷今后能继续看到。

祝贵刊兴旺发达,祝你们诸事如意!

读者:行者
2008年5月有1日

刘朝晖先生:
    你好,最近看了《视听前线》欧博音响15周年庆特约栏目相关音响背后的故事,勾起了10年前我首次购买欧博产品的记忆,也产生了写信给你的冲动。
    说说我的欧博音响之路吧。
    我的发烧之路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我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几年,第一套音响是套装机,“ 雅佳”(AKAI日)本品牌,这个牌子在国内知名度不高,看上它是因为卡座很优秀,按键是轻触式的,通过LP转录的磁带音质非常好,我全部用高级铬带、铁带转录给WalkMan使用,那时的金属磁带要10多块钱一盘。到了1992年,买了一部SONY的CD机,型号是333E我S发,觉用高级磁带转录CD特别耐听。那时国内城市卡拉OK方兴未艾,音响市场非常繁荣,周末我经常到番禺的易发市场和新塘的电器市场看音响、听Hi-Fi很多,同事朋友也叫我帮忙买音响,粗算一下,那段时间帮别人买的音响也有二、三十套,总值上百万元。选购音响是一个累活,要频繁换器材、线材试听,要考虑买机者的欣赏口味、居住环境,以至有朋友戏言我:钟XX,你是买音响还是在做试验呀?我默然,乐在其中。积累了一定经验,到1994自年自己的银弹积蓄也差不多了,便在易发音响市场购回一套真正属于自己的Hi-Fi,CD机是日本水货,110V马兰士的45MKII,功放是安桥的旗舰合并机,音箱正是《视听前线》音响背后的故事(二)提到的丹拿110! 选丹拿是看上其声音质感和动态。那时我比较喜欢听电影音乐,比如《烈火战车》、《星球大战》、《末代皇帝》,还有就是朱哲琴《黄孩子》、喜多郎、KENNGY之 类的艺术性和音响性并重的流行音乐。1995家年里遭遇盗贼光顾,把我全部LP当作LD偷掉了,一气之下,我把AKALIP转盘送给了朋友,只听CD。随着年龄和阅历渐增,我的音乐口味也逐渐转变,以西洋管弦乐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西流行乐为主,比如韦瓦尔第的《四季》就拥有四、五个版本的录音,《蔡琴老歌》也有3、4个版本CD,包括日本压碟的金碟,当时炒到上千元。
    1996,年是我发烧之路大跃进阶段,那时我在香港工作,公司在尖沙咀广东道,对面就是著名的海港城和海洋中心,香港文化中心也近在咫尺,非常方便欣赏各种类型音乐会,提高了音乐鉴赏力。海港城有多家音响名店、Hi-End代品理牌店,平常若没有应酬,下午一下班都会跑到那里发烧。香港的Hi-F铺i店店员一般都有较高专业水准,行业操守也不错,大家相熟了,我成了他们的半个帮手,有新品到店会打电话通知我,顾客不多时,器材任我玩,全世界知名的顶级品牌大部份都仔细听过了,大至也了解它们的优缺点并形成自己的音响观:1、音响无完美,适合自己的就是完美;2、二、三十万元以上Hi-End级音响已基本无优劣之分,只有风格之别。3、五至十万元是音响器材最优性价比区间,追求极致完美得不偿失。我是搞经济的,我把经济学的选择理论运用到音响器材上,简而言之,就是认清自己所需,明白各个选项的机会成本,有所选择也有所妥协,把钱用在刀刃上。那时我也形成自己对音乐的理解,音乐趣味也基本定型,是Hi-Fi升级的时候了。
    1998初年,我又一次到海港城一家叫PrAoudio的Hi-Fi发店烧,相熟的店员对我说刚到一对KEF3的/5a,全球500限对量版,弦乐、钢琴和人声重播一流。3/5a,我已听过两个品牌,但嫌其速度偏慢,高频不足,音染过多。记得当时试听KEF这小对书架箱是用MBL的CD机(事隔多年,型号已不记得了,MBL产品是我三十万元级最佳选择),功放是法国产YBA合并机,我选了《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liesrts》电影版试音,帕尔曼的小提琴演绎如歌如泣,听着听着,我已眼泪盈眶,不想给人知道我在哭,赶紧换上《民歌蔡琴》掩饰自己情绪,按上Track8,蔡琴的声音出来了,那种韵味是我听到的所有器材中最感人的!店员走过来说用胆机声音更靓,尤其是300B胆。店里没有300B胆机, 只好换上加拿大产的Frontiers胆功放(EL34)管,弦乐透明度有提升,高频质感明显优于YBA晶体管机,但人声不及YBA。后来回到广州,假日陪老婆女儿逛街,我遛到海印星之光电器城,走进一家专卖胆机的音响店,进门即见到一对欧博和韵M-100正在开声,便问店主有无3/5店a,主也是发烧友,笑笑说稍等等,并从里屋搬出一对音箱,是Spendor品牌,有些陈旧, 试音的CD机是CEC皮带驱动型号,M-100推动Spendor声音已足让我心惊喜,如果换上KEF,表现足可再上一层楼。那时国产音响起步不久,Hi-End产品级的基本没有,我对国产音响并无成见,一切以耳朵评价,便向店主询问欧博公司的情况,店主介绍说是一家成立才几年的公司。我视买Hi-Fi如买股票,除要看经营业绩,更关注公司管理层的操守,包括生活作风,当时我心想,刘老板,就冲店主讲的,我信任你,反正你的M-100与进口的高级机器比只是零头价钱,要骗也只是骗我半月的薪水。当即和店主谈好价钱,下午提货,就要已开声的这一套,前级也是欧博的(型号已记不清了,是长条型铝银面板设计,工艺、设计很一般,使用两枚6922管)。
    回到香港,我马上订下那对KEF,并着手选CD机。CD机的选择我有自己看法,我还是摄影发烧友,资历比Hi-Fi还长,要我认为音响系统和摄影一样,每一个环节都不能马虎,特别是愈靠前的环节,CD如摄影胶片,CD机如镜头,心目中理想的CD机系统早已有目标:转盘是Mark Levinson NO.31(?)取其读取数据稳定准确,CD-ROM动驱器可方便升级,解码器选择英国Hi-End小厂金诗韵十周年版,取其优异乐感和接近LP的质感,附件逐步选购,以调声为原则。为了充分挖掘这套Hi-Fi系统的优点,我在家中专门设计了一间约12平方米的Hi-Fi室、电源用优质铜电缆从室外电箱直接引入,两条火线、一条零线及一条地线,相隔50cm布线,并用镀锌管隔离,入墙插座全部使用英标的英国产名牌、达医疗级别,房间四壁及天花板贴经测试的布质墙纸,在驻波点贴扩散海棉。CD机、解码器、前级接日产古河带稳压滤波器,后级使用美国产独立滤波器(不带稳压),为改善系统速度偏慢、低频控制力弱,所有讯号线使用纯银线,音箱线用德国产Hms(可调声)、全部端子使用德产WBT。KEF3 /5标a称的低频只有70Hz我,一咬牙,买了一对昂贵的加拿大产Foundation脚架及同厂的一块碳纤维垫板(承Mark转盘)。香港的Hi-Fi誉店不商错,很乐意把器材、附件借给我带回广州调声、试音,加上我在出入境时享有VIP通道便利,为我的试音、调声带来了极大方便。
    M-100的现表的确不错,可惜使用不足一个月,输出变压器出现哼声,不久便烧毁,非常沮丧,立即打电话和店老板联系,店主很讲信用,叫我拿回换新的,并告诉我欧博新出了M-500,可原价更换M-100当。我到店一看簇新的M-500,木质烫金的面板,质朴典雅,漂亮极了,非常适合我的审美观,工艺、用料、搭棚也比M-100好多了,心中窃喜。过不了多久,欧博又推出T-1前级,我毫不犹豫,立即把原来的前级换了。为了把T-1/M-500发挥极致,我一有时间就跑到香港旺角一带的二手店淘古董胆,把T-1原的配Philips 6932胆换上德律风根,Mullard的,把M-5001的2AU7(?)和整流胆也换了美国军用级的,还订购了一对昂贵的木盒装西电300B(Match Pair)。
    经过一段时间Runi n调和节,整套系统全面超越在香港试听KEF的时表现,小提琴之声尖而不刺,充满光泽,钢琴泛音丰富,非常接近真实演奏,令人意想不到的是KEF3 /5低a频的延伸远超标称的70Hz听,《炎黄第一鼓》表现有板有眼,明显感受到沙发靠背的共振,虽然我不喜欢此类音乐,但也从未在3/5得a到上如此感受,我想应该得益于合理的房间设计。那段时间我乐滋滋的,一有空老是想回广州的家里听Hi-F一i到,家就迫不及待打开音响Warm up,连上小学的宝贝女儿也习惯了我这个常规动作,一见我未开机,就提醒我。
    我终于可以静下来,欣赏我的Dream Music了,晚饭后泡上一壶茶或者斟上一杯威士忌,就足够我消磨一个夜晚。我特别喜欢午夜后聆听,夜阑人静,此时电源干扰少,电压稳定,聆听《辛德勒的名单》,背景之干净、静谧,深邃不见底,音乐之感染力常常令我不能自已。我对这套Low Hi-End系统级非常满意,它在我最喜欢的弦乐和人声的表现,完全可以超越贵价一倍以上的系统,以至曾遇上一趣事,我在香港一家律师行初识一位的律师,他看见我从公文包里取出几张刚刚买的CD,立即知道我是同道中人,问我用什么机器,当我答曰用10万元级CD机,接1万元级国产胆机,推2万元级书架箱,效果优于二、三十万元的组合,他面露惊讶,竟放下正在商谈的事务,大谈Hi-Fi还经提,出到我家参观,我回答他家在广州,他一点也不在乎,问我什么时候回广州,他也跟我一起去,笑!
    摄影和音乐音响这两个爱好都是烧钱的玩意,家中最值钱的东西就是这些器材了,我和老婆都是打工阶级,虽说衣食无忧也只属小康之家,用现在时髦说法是典型中产阶级,我不能太自私,独享音乐之美,要把家人也带入音
乐殿堂。我老婆是民歌爱好者,有一副好嗓子,女儿10岁就通过业余钢琴四级了,从配置新的器材系统开始,我就
向老婆女儿灌输我的Hi-F,i带观她们到广州的星海音乐厅、中山纪念堂、深圳的大剧院、华夏艺术中心、香港文
化中心等地方欣赏音乐会,理解现场音乐、真实乐器与家用音响的区别。我说好音响等于没音响,所以我为什么着
迷于改善家中音响系统,我说平常一家人听一场音乐会花费上千元,如果在家里,一个月能认真听三、四次,媲美现场表演的CD,几年下来就等于省下一套音响系统的投资了,所以买音响符合经济原则,我说摄影器材、音响器材就是我的情人,器材、CD不要随便借给人,“情”人就是最好藉口;我还说,人都有嗜好,要么是健康的,要么是不良的, 我一不会打麻将(不赌) 、二不会唱K(不嫖)、三不会跳舞(无外遇),但总得有嗜好,我的爱好是有点败家,但总比嫖赌泡好些。我甚至灌输:汽车是否高档看它的轮胎有多宽,相机、Hi-Fi高高级不看它坠不坠手,越重的相机、Hi-Fi值越,保越贵的汽车越掉价(那时公家配给我用的车已从皇冠级到佳美级再到MPV,赶到2000年降到重庆五十铃SUV这,是我自愿的,那时我的价值观发生重大改变)。
    2000年,我因商务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顺便探访从未谋面的亲戚。我这个亲戚年逾六旬了,参观他的地下室,发现书架上摆满LP唱片,他的孙儿正拿着几张在玩耍,我一时目瞪口呆,口中念着太可惜了。亲戚解释,这些唱片是他父亲留下的,父亲逝世后,留声机早就卖了,唱片就一直扔在那里,任由孙儿摆弄。他父亲还是摄影发烧友,留下两部成色很新的德国产莱卡旁轴和柯达折叠相机,我还观看了他父亲在五十年前墨尔本奥运会期间拍摄的大量黑白照片。在异国他乡,能够看到与我有相同爱好的亲戚的东西真是一个幸事。亲戚主动要我挑些唱片带走,我一口气挑了十几张,有点不好意思。其中包括粤剧名伶红线女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录音作品,78转的,封套上还盖上香港中环德辅道一家唱片行的印章。还有一张是七十年代的《白毛女》,是电木质的,非常新净,满心欢喜,看来马上要配置一套LP系统了。那张红线女的唱片我打算用画框镶上挂在音响室里。遗憾的是,这些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我的人生之路发生了重大转变。
    刘先生,我的发烧之路谈到这里,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吧,八年前我不幸失去自由。八年来,没有音乐的日子很痛苦啊!没有音乐,我就用心去感受,夜里,我想像着家中的音响器材,播放一张张熟识的CD,然后让思绪跟随心中的音乐飞翔。曾经接触过的很多音响产品,型号乃至名称都模糊了,然而那些天籁之音却一直在我心中缭绕,还是那么清晰,那么感动心灵。八年来心中的音乐抚慰,减轻了内心之忧郁和沮丧。几年前实在没有办法我不得不叫老婆把那些音响器材卖了,我列出清单,注上每件器材原价和估计二手价,告知她如何出售,老婆把我写的
信给女儿看,女儿哭了,我明白全家人都把这些音响视为家中一员,金钱已经无法衡量这份情感,后来我几次问
起,老婆也是塘塞几句转移话题。
    今年初,我这里可以自由订阅报刊了,我和同好一口气订四本视听杂志,包括这本《视听前线》,我希望把这
些年来错过的东西补回来,我看到杂志上频繁刊登了贵公司的产品广告,我发现欧博的产品比以前更漂亮了,更有内涵了,但是我发现广告之中没有列出T-1/M-500,估计它们应该停产了,或者不能代表欧博的经典产品了。十年前,我几次进京都希望打电话与你联系,想和你聊聊,拜访贵公司,遗憾的是商务繁忙,总是来去匆匆没能达愿。刘先生,客观而论,十年前的T-1/M-500我觉得有完善空间,控制力、分析力等都可以提高,尤其是电源变压器和输出变态器,外观加工工艺,用料也可以更加精湛。我知道当时广东珠三角一带一些加工厂、模具厂出的产品都已经非常精工,我甚至产生了把欧博产品推广到香港市场的想法(当时在香港销售的国产胆机只有三、二个品牌,而且还是贴牌)。从欧博这十五年取得的成就,相信这些问题现在都已经不是问题了。1999年,我曾接触一个Hi-End级胆机新品牌,叫Canary Audio,来自美国加州地区,这个品牌多款功放使用西电WE 300B功作率放大,其中也有一个型号使用两枚WE 300B作单端A类放大,其前级表现印象深刻,采用精密的双步进级电位器,双单声道设计,记我得这套前后级售价比T-1/M-500贵一倍多,从做工到声音,说实话如果当时T-1/M-500摆在一起,在我可能会选择Canary Audio。
    刘先生,我很快将恢复自由身,到那时,我肯定还会再续发烧之路,我还会添置LP系统,贵公司的产品也是我首先考虑的。十年前,我受宗教影响,欣赏音乐的兴趣发生了改变,挑选音响器材的口味也随之变化,正是欧博产品的“ 朴素·人性” ,使我选择了欧博。十年前遗憾无缘与你相见,但今天,我有机会写下这封那么冗长的信给你也是一个缘份,我亦企盼能收到你的音讯,听听你的建议。

祝你身体健康,万事胜意。
祝欧博公司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烧友:行者  谨上
2008年5月2日


行者先生:
    您好!看到您的来信,我们感到很意外,也很感动。感动的是这么多年,您在这么特殊的环境下,仍然保留着对音乐的这份热爱、这份激情,真的很不容易,也很难得。而且让我们觉得您应该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虽然经历了许多事情,但对音乐、对生活仍是一如既往地热爱且更懂得珍惜。
    享受音乐带来的快乐和感动真的是很幸福的事情。我们怀着这份快乐,在音响这条路上,一走就是十五年。在这条不好走的路上,我们有自己的坚持,用心、负责任地去经营,去打造品牌。像我们一样,一路走到现在的国产品牌还有很多,同是热爱音乐、热爱生活的性情中人。您的这种态度、这份激情,对我们都是很大的鼓舞。
    这些年,我们的产品线有很的大变化,您之前用过的T1/M500,我们已经不生产了,取而代之的是全面提高的品种。您所见过的M100“土炮机”到现在也已经是第六代了,无论设计、工艺还是外形都做了很多完善,也更加产品化。不仅是起家的胆机产品,另有CD机,大功率晶体机,后来又做了LP和号角音箱,这些产品丰富了我们生意,获得了海外Hi-Fi业的肯定,像英国,德国,法国,美国等地的专业杂志都给予了不同的奖项,报道也是频频不断。原来,中国产品在海外的主要优势在于性能价格比。但今天,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正在转变对中国品牌的态度,他们也开始欣赏中国品牌的声音和外观设计了。
    我们的产品也不断地通过工业设计来提高产品和品牌的附加值,不仅带给人们听觉上的享受,更在视觉上给人全新的感觉。在播放音乐的时候她是美妙音乐的源泉,在静音的状态下她便是一件艺术品。
    非常高兴‘音响背后的故事’可以带给您点儿什么,这也是我们做这个栏目的初衷。在现今,习惯了快节奏生活的人们,已经很少有时间去追忆一些过去的故事了。在此非常感谢张戈先生,感谢《视听前线》,提供如此好的平台,让我们得以交流。
    希望再次与欧博重逢时,仍会让您感动!

    祝身体健康,事事顺利!

    欧博音响  谨上


相关链接:
   《视听前线》08.8 一位朋友的Hi-Fi人生